用唯物辩证法指导审判工作

作者:原创  信息来源:本站  发布时间:2017-11-13  浏览次数:3412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专题研讨班上强调,认识和把握我国社会发展的阶段性特征,要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方法论。党的十八以来,习总书记多次对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增强辩证思维、战略思维能力,努力解决我国改革发展问题的本领进行深刻论述,提出一系列新思想、新观点、新论断,有力提升了全党全社会对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认识水平,为做好新时期人民法院工作提供了强大的思想武器。我们必须以习近平总书记重要系列讲话为指导,坚持运用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方法论认识国情,分析司法改革形势,把握司法规律,指导审判工作。

  一、运用普遍联系和发展变化的观点查明案件事实

  首先,要运用普遍联系的观点对待在案每一份证据。案件作为曾经发生的事实,必然在时间空间上留下痕迹,形成客观证据。所谓鸟过留声,人过留名。对待每份证据,首先必须运用普遍联系的观点进行分析判断。在证据真实性、关联性、合法性审查中,关联性要求证据必须与案件事实有关,必须与其他证据存在有机联系,证据之间不互相矛盾。办理刑事案件,特别需要正确处理 “有力孤证”的问题。所谓“有力孤证”,是指某个证据的证明力很强,但是孤立的,缺乏其他证据印证。比如,DNA检验鉴定意见。一般来说,人体基因密码是独一无二的。作为一种人体生物基因比对技术,DNA检验鉴定意见在刑事侦察中具有很强的证明力。但是,一件案件如果被告人不认罪,又缺乏其他证据证明被告人有犯罪行为,仅仅依靠一份DNA鉴定意见,显然达不到法律规定的确实、充分的证据要求,那就不能定罪。这就是孤证不能定案原则。因为谁也无法保证被告人不是基因检验鉴定技术的例外,同时谁也不能保证送检的检材和样本没有被污染。对这样的案件要么以证据不足判无罪,要么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撤销原判发回重审。若被告人真的作了案,在补充侦查时总能找到其他证据。实在找不到也只能放人。最近,有报道披露,浙江省某地公安机关在侦破一起强奸案件时,按照DNA比对结果抓获了一名犯罪嫌疑人。但是,在此后不久当地又发生了一起手段相同的强奸案件,经过DNA比对,又抓获一名犯罪嫌疑人。这人是前述犯罪嫌疑人失散多年的孪生兄弟,而且承认前后两起案件都是他一人所为。若不是有第二起案件发生,完全依据DNA比对结果定案,可能制造一起冤案。

  其次,要运用发展变化的观点对待在案每一份证据。随着时空转换,客观证据会发生变化,言词证据也会发生变化。审查判断证据,必须考虑证据的变化因素。对于客观证据,要尽量结合当时的客观环境来判断真伪,防止误信误判。比如,有的物证不是现场取得的,有的照片是事后补照的。这些证据应当放到发生案件的时空环境中审查判断,不可轻易采信。如何分辨是否原始证据,可从物证的新旧程度、从照片的清晰度、光线角度、景物与勘查笔录是否一致等进行分析判断。一旦确定非原始证据,就要考虑它是否反真实映案件事实,真实性有多强,收集证据程序上是否合法。必要时,应当让侦查机关作出书面解释。对于言词证据,要特别重视第一次证言或者第一次供述的内容。因为对于证人而言,记忆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模糊,对于被告人来说,在还没有被送到关押场所受到其他人员不良影响情况下所做的首次供述,可能更加接近事实(有意隐瞒或者故意保留者除外)。所以,在当前正在推行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三项规程”(庭前会议、非法证据排除、法庭调查)试点中,对于有的法院片面追求证人出庭率的问题,应当理性看待。因为根据刑诉法规定,公诉人、当事人或者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对证人证言有异议,且该证言对案件定罪量刑有重大影响,人民法院认为有必要出庭作证的,证人应当出庭。也就是说,证人出庭作证不是必须的,应当满足三个条件。对于那些没有异议并不重要法庭认为没有必要的证人,可以书面作证。一可节约司法成本,二可保证案件顺利审理。如果经过一年半载甚至更长时间后,证人在庭上说的和以前接受侦查人员询问时说不同,甚至完全反过来,案件就不好处理了,等于法官自找麻烦。

  第三,要正确运用在案证据确定案件事实。审查判断证据的目的是为了正确查明案件事实。通过证据认定事实的过程,是从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的飞跃,是从部分到整体、从现象到本质的不断深化的认识过程。必须遵循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的观点和方法,运用普遍联系和发展变化的观点,通过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辩证分析和逻辑推理,还原事实真相,得出案件结论。切不可先入为主,偏听偏信,以偏概全,主观臆断。首先,证据要有一定质量。能反映事物本质和核心的证据是优质证据。比如:物证、书证、视听资料、电子数据等。这些证据有的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不受人的主观意志支配;有的是直接反映案件事实的证据,如监控录像。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要求,根据间接证据定案的,判处死刑应当特别慎重;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简称大连会议纪要)要求,没有查获毒品、毒资等证据,仅有被告人口供和同案被告人供述作为定案证据的,判处被告人死刑立即执行要特别慎重。其次,证据要达到一定数量。不仅孤证不能定案,证据达不到充分要求的也不能定案。怎样才算充分?数份证据能从不同角度、不同层面指向同一事实,证明同一结果,就算达到充分要求。再次证据要有机联系,构成整体。案件是大事实,证据是小事实;案件是整体事实,证据是局部事实。单个证据查证属实,不代表整体事实正确。作为反映案件局部事实的证据,只有通过相互印证、有机联系,才能反映案件的整体面貌。如果仅仅依据少量的、非本质的甚至是不真实的证据就对案件事实妄下结论,无异于盲人摸象,结论一定是荒谬的。证据之间具有内在的联系,共同指向同一待证事实,且能合理排除矛盾的,才能作为定案的根据。

  二、运用普遍联系和发展变化的观点正确适用法律

  首先,要用发展变化的观点对待法律规范。我国是成文法国家,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是法律适用原则。但是,社会是发展的,而法律具有滞后性,这又与成文法国家的法律适应原则存在矛盾。克服这对矛盾的办法,就是通过立法机关不断修改完善法律,立法或者司法机关对某些法律适用问题作出解释或者答复,法官在办理个案中创造性解释法律、创设新的法律规则等。因此,法官在适用法律审理案件过程中,并非是完全被动的,对于明显与社会发展和客观实际不符的法律规定,可以在不违反立法精神的前提下,通过解释法律的方法,赋予旧的法律以新的意义。在过去的司法实践中,不乏这样的典型案例。还可以就某个案件具体适用法律问题逐级请示上级。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切忌生搬硬套、机械司法。过去许霆案件、前不久发生的玩具枪案件、种子收购案件,都是法官机械司法的后果。对于确实拿不准的案件,可以提交专业法官会议讨论,或者逐级请示上级,通过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对案件处理意见进行答复或者解释法律的方法解决,切不可以擅作主张。这也是为什么不能用计算机代替法官审理案件的根本原因。

  其次,要坚持终身学习,及时跟上法律法规修改完善的步伐。创设法律规则、提请解释法律,是有条件、有难度、有程序要求的,不是每一起案件、每一个法官都能做到、都能实现。但是,坚持终身学习,及时跟上法律法规修改完善的步伐,这是每个法官都可以做到,而且必须做到的。法官是法律的适用者,必须密切关注法律修改动态,坚持终身学习,跟上法律法规修改完善的步伐。比如:关于贪污贿赂犯罪,刑法修正案(九)作出重大修改,取消了原来规定的贪污罪、受贿罪的定罪量刑数额标准,代之以数额加情节标准。紧接着,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对贪污贿赂犯罪的“数额较大”、“数额巨大”、“数额特别巨大”以及“较重情节”、“严重情节”、“特别严重情节”作出司法解释,并且进一步扩大对贪污贿赂犯罪的经济处罚力度,从而大大提高了打击犯罪的针对性。作为法官,必须认真学习领会刑法修正案(九)立法精神,熟练掌握司法解释规定,保证法律正确施行。在司法实践中,我们经常发现,有的法律已经作了修改,但是,由于个别法官不注意学习,还在适用过时的或者已经废止的法律规定,结果将案件判错甚至将一审本来判对了的案件改错,受到社会或者下级法院的质疑和接批评。运用普遍联系和发展变化的观点正确适用法律,不仅涉及认识论、方法论问题,而且关系保持法官专业水准,提高法官办案能力,保证法院办案质量,促进法律修改完善、推动法制进步等一系列问题,具有十分现实而重大的意义。

  三、运用对立统一规律正确处理民事纠纷

  民事诉讼双方就是一对矛盾体,处于对立统一的关系之中。法院和法官如果能将对立双方引导到统一,化干戈为玉帛,就是解决纠纷的最高境界。当前大力倡导的调解结案,就是运用对立统一规律化解民事纠纷的有益实践。首先,要把握每一起案件的特殊性,有的放矢,解决矛盾争点。矛盾既有普遍性又有特殊性,普遍性寓于特殊性之中,通过特殊性表现出来。因此,解决矛盾必须从认识分析矛盾的特殊性入手。处理民事纠纷同样如此。案由相同的案件,争议焦点和利益诉求不一定相同。法官要善于从错综复杂的案件中理清法律关系,找出争议焦点,然后,根据相关法律原则,作出正确裁决。前不久最高人民法院审理的王老吉诉加多宝商标侵权上诉一案,判决两家共享红罐包装,就是根据案件特殊性作出的具有创新意义的判决。有人说这是最高法院作出的最大和稀泥判决,我不这样认为。加多宝在经管王老吉凉茶的数年中,对于做大王老吉凉茶市场,扩大王老吉品牌知名度确实有很大贡献,如果仅仅因为合同到期就完全否认加多宝的历史贡献,确实有点不公平。最高法院的这种实事求是,最大限度照顾双方利益的判决,注定载入我国的司法史册。

  其次,要充分运用矛盾的同一性,调解纠纷,案结事了。争议双方如果不是矛盾闹到不可开交,不会轻易寻求法律途经解决,这是矛盾具有对抗性的表现。同时,矛盾还有同一性仍的一面。俗话说“不是冤家不聚头”。争议双方之所以会闹矛盾,说明他们过去或者现在具有一定的联结点。比如,借贷关系、产销关系、合作关系、亲属关系,等等。这些关系有些已经成为历史,有些还在继续,有些永远无法割断,比如亲戚关系,血缘关系。有的矛盾虽然闹到了法庭,但当事人可能就是为了讨个说法,并非要你死我活,互相决裂。因此,作为民事法官,要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善于摸清当事人的真实意图,巧妙利用矛盾的同一性——即双方当事人的身份关系、感情基础、合作意向、商业利益、发展前景等因素,从中做好说服劝导工作,根据双方诉求,找出最大公约数,尽可能照顾双方利益,满足双方要求,化解历史恩怨,修复被破坏的法律关系,让矛盾斗而不破,和平解决。为构建和谐社会,促进经济社会发展多贡献一份力量。

  (作者单位: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

 


  本文系作者在省法院党组理论学习中心组专题学习习近平总书记“7.26”重要讲话精神会的发言稿。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