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5毫米

作者:潘玲娜 黄海磊 丁 洁  信息来源:人民法院报  发布时间:2017-11-13  浏览次数:350 [打印此页 关闭此页]

  正值花季,却因一时贪玩爬上购物街露天花园的采光球,结果采光球破裂,两个少年一死一伤。双方家长一纸诉状将购物街管理站告上法院,要求承担全部责任。法院一审判决管理站承担三成责任,被告不服,提起上诉,广东省江门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管理站负有疏忽管理责任,两少年违反管理规定,不顾安全导致事故发生,监护人未能尽到监护职责,将三成责任改判为一成。

  夺命采光球仅厚5毫米

  2016年2月14日,大年初七,整座城市都笼罩在过年的氛围里。谭宇林说,当天,正上初中的儿子谭永强叫了3个朋友来家里玩,吃完饭他们就出去了,下午四点多,儿子还给他打了电话,说一会儿就回来。可谁也没想到,一个小时后,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噩耗。

  事情发生在广东省开平市某购物街,这是一个集购物、休闲于一身的场所,长达800多米,共有三层楼,一楼铺面大都是小吃,二楼是网吧和竞技游戏室,三楼则是供游客休闲放松的空中花园。

  那天,谭永强跟劳建明、刘承宇、梁亮一起在二楼打完台球,便到三楼的空中花园休息。所谓的空中花园,实则是一个露天平台,平台上建了一些亭子和雕塑,除此之外,每隔一段距离就设置了一些供二楼采光用的采光球。这些采光球均是由透明塑料制成,透过它们可以看到二楼的景象。

  为防止游客随意攀爬,采光球设在花园中轴高1.48米的平台上,周围还建立了花基绿化。然而,这样的高度对于初中生来说,爬上去太容易了。四个少年一时贪玩,越过花基爬到采光球上。一开始,刘承宇和梁亮在采光球上坐着休息,谭永强和劳建明胆子大些,直接在上面跳了起来。

  “我坐在上面发现那个塑料球会凹下去,还是透明的,能看到下面的商铺。”刘承宇说,这时候他觉得有点害怕,感觉不太安全,便从上面爬了下来。“梁亮也下来了,我们叫他们两个也快点下来,不要这样玩。”

  可谭永强和劳建明不愿意下来,他们想再玩一会儿。那时候,他们两个人一起在一个采光球上跳。于是,刘承宇和梁亮商量着去二楼等他们,正往楼梯口走着,突然,一声巨响传来。两人急忙回头,只看到其中一个采光球破了个大洞。他们赶紧跑到二楼,只见谭永强和劳建明躺在了血泊中。

  “谭永强伤得很重,头上流了很多血,神志不清。”刘承宇说,“劳建明没那么严重,他还能说话,还能叫痛。”

  商铺的店主、游客纷纷围了上来,警察和救护车来到现场,谭永强和劳建明被立刻送往医院。现场散落着一块块破碎的塑料片,这些塑料片的厚度只有5毫米。而这5毫米,却是生与死的距离。

  劳建明进了重症监护室,经抢救度过了危险期,而谭永强却因伤重不治离开了人世。收到儿子的死亡通知书,谭宇林几近崩溃,从去医院到听到儿子的死讯,他晕过去三次。

  家长起诉购物街管理站

  事故发生后,谭宇林夫妇、劳建明父母要求购物街管理站承担意外造成的损害赔偿,而管理站却声称已尽安全管理义务,拒不赔偿。多次交涉无果,两家家长与管理站对簿公堂。

  两家家长认为,谭永强、劳建明在购物街空中花园游玩,发生一死一伤的事故,说明开平市旅游购物街管理站对于其疏忽管理存在严重的过错,一是采光罩已使用十多年,已出现漏水、开裂等情况,而购物街管理站未能定期检修更换;二是警示标语印刷缺失,且空中花园平时人来人往,单单依靠这几行警示标语不足以对游客进行提醒以避免安全事故;三是该采光平台曾多次有人在上面玩耍,但管理站在发现这一现象后并没有加装防护栏或护栏进行隔离。因此,谭宇林主张,购物街管理站应承担全部责任,应向其赔偿69万元。劳建明父母则要求赔偿8.6万元。

  管理站显然不同意对方的说法,认为己方切实履行了安全保障义务。虽然不是定期检修或更换采光罩,但却经常地、坚持不懈地观察、检查采光罩,并清理采光罩上的垃圾和灰尘,保证其不破裂、不漏水、采光功能得以正常发挥,且采光罩是否检修、更换,与谭永强的死亡没有必然联系,也不是造成其死亡的原因;其次,管理站不仅在空中花园各个入口处都贴有《管理规定》,而且在空中花园的天窗墙体、围栏等显眼位置也都用铭牌或油漆书写的方式标示了“禁止攀爬”“注意安全”等警示标语,《管理规定》更是明文规定不得攀爬各种绿化、雕像、照明设施和其他公共设施;最后,采光罩安装在高于三楼平面1.48米的平台上,很显然不是供游客游玩、娱乐的地方。作为初中生,谭永强、劳建明对管理规定及警示标语有足够的认知能力,对危险动作的后果也应当能够预见,但其无视《管理规定》,任意穿越花基、花圃,爬到采光天窗并不顾同学劝阻,在上面做出多种危险动作,这才导致天窗破裂造成一死一伤,这次意外事故的发生皆因其自身原因造成。管理站不应该对事故发生承担任何赔偿责任。

  辨法析理厘清责任

  一审法院经现场勘查,确认采光球建于采光台上,离地面高1.48米,且四周有花基围绕,采光台四周标有“禁止攀爬”的新旧字体,购物街每个楼梯口均贴有《空中花园管理规定》,明确不得践踏、攀爬、毁坏各种绿化、雕像、照明设施和其他公共设施。虽然管理站采取了安全警示措施,但出事的采光球已建多年,未能定期检修或更换,存在安全隐患,且对谭永强等人的危险行为未能及时劝阻,认定管理站对设施未尽到安全保障的管理义务,应对于事故承担疏于管理的过错责任。谭永强、劳建明是限制行为能力人,理应知道在采光球上跳动存在人身安全隐患,但其违反管理规定,不顾警示标志,擅自爬上采光球连续跳动,以致发生事故,两人存在主要的过错责任。据此判决管理站承担30%的责任,赔偿谭宇林19.7万元、劳建明2.5万元。管理站对谭宇林的赔偿判决不服,提起了上诉。

  二审法院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购物街管理站作为管理人,虽然在购物街楼梯口贴有《管理规定》、在涉事采光球平台四周贴有“禁止攀爬”警示标志,采取了一定的安全警示措施,但出事的采光球所在的平台仅有一米多高,站在花基上很容易攀爬上平台,而管理站未能加建围栏以防止旅游购物者攀爬上平台,以致存在安全隐患。事发前管理站未能发现谭永强的危险行为并及时劝阻,应认定购物街管理站对购物街的设施未尽到安全保障的管理义务,对谭永强的死亡应承担疏于管理的过错责任。谭永强已年满14周岁,是限制行为能力人,且为在读初中学生,对自身安全具有相当的认知能力,应知道攀爬平台并在采光球上跳动存在人身安全的危险后果,但其违反管理站的管理规定,不顾购物街管理站的警示标志,擅自爬上平台在采光球上连续跳动,以致采光球破开跌落身亡,而谭永强的监护人未能及时发现并制止谭永强违反管理规定及不顾警示标志的行为,未能尽到监护职责,谭永强对造成自身的死亡存在主要过错。

  据此,法院酌定管理站承担10%的责任,赔偿6.9万元为宜,以督促公共场所管理人尽到安全管理义务,同时也警示社会公众进入公共场所时遵守管理规定,注意警示标志,尽到监护责任,创造良好的公共秩序,避免给自身或他人造成损害。

  生活轨迹从此改变

  案件虽然判了下来,但两个家庭却因这场意外事故,从此改变了原本的生活轨道。以前顽皮活泼的劳建明从此像变了个人,平日里沉默寡言,敏感而易暴躁。

  “弟弟以前胆子很大,什么都敢试,他是皮了点,可是本质不坏。”劳建明的姐姐说,可现在他总是把自己的情绪封锁起来,一点小事都会让他感到害怕。“有一次妈妈买了条地毯放在洗手间门口,他洗完澡出来,踩在上面滑了一下,瞬间就怒了,朝妈妈大声吼道‘为什么要把这东西拿回家,到底是命重要还是这几块钱的东西重要?!’然后直接把毯子扔了,嘴里还碎碎念说生命很重要。”

  劳建明现在不再愿意跟家人交流,在家宁愿玩手机也不愿说上一句话。他在心中筑起了堡垒,不愿意别人走进他的世界。也许,唯有等时间这副良药,去抹平记忆中的伤。

  谭永强一家住在开平市区一栋6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屋内设施陈旧,狭小的空间里堆满了杂物,沙发上的皮裂了开来,里面的海绵和弹簧裸露在空气中,由于时间的缘故,早已变了颜色。曾经的三口之家如今只剩下一个人,儿子的离去切断了谭宇林跟妻子的最后一条纽带,常年在外忙于工作,活到中年,家却散了。

  “我现在都不敢回来,宁愿在外面多待一会儿。一回来整个家都是安静的,那种安静让人感到可怕。”谭宇林说,他把儿子的东西全扔了,看着伤心。那10平方米大小的房间里,现在只剩下一个电脑桌、一个倚着墙的床垫,还有一个烧过纸的盆子。那个床垫,是新买的,想儿子的时候,他就把床垫放平,在儿子的房间里躺上一夜,而这一夜注定无眠。

  闭上眼睛,他总是忆起跟儿子的点点滴滴,他以前是包工头,常年在工地上待着,回家的日子不多,但每次回家,他都能跟儿子在沙发上聊聊天,在房间里打打游戏。而如今,空落落的房子里只剩下自己的呼吸声相伴。他说,那天的事,他已经不愿再想。(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案后余思

  齐抓共管 远离伤害

  在日常生活中,由于经营、管理者安全措施不到位、顾客危险防范意识缺乏等原因,未成年人在公共场所发生意外事故时有发生。我国侵权责任法相关条文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同时,侵权责任法亦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宾馆、商场等服务行业经营者,并不是尽到通常注意义务,就能完全撇清关系,日常管理中的疏漏,也可能导致意外事故的发生,也需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如何才能远离危险,尽量保护好自己的人身安全?江门中院法官支了如下“三招”:

  首先,对经营、管理者而言,要切实提高安全保障水平。安全保障义务人应确定其所有的场所的建筑物、运输工具、服务设施、消防设施及其他配套设施等硬件设施安全,确保不会出现危及人身或财产安全的危险。同时,应配备数量足够、合格的安保人员,安保人员在工作中应尽到谨慎、勤勉等注意义务,积极保护他人的人身财产安全,并使他人免于受到其他人员的侵害。

  其次,对未成年人而言,要增强安全意识,学会自我保护。广大群众在进入公共场所时一定要观察安全警示标志和疏散通道,遇到突发事件时要保持镇静,根据现场的具体环境,采取相应措施。当遇到突发暴力事件时,应在第一时间报警并配合警察,请专业人员来制止、处理,不要盲目参与;在发生火灾等险情撤离时应有序,避免拥挤碰撞,并协助有关人员做好疏导工作。

  第三,对政府相关部门而言,要严格执行规定,加强监管。相关部门在办理经营许可证时,应对经营场所必要的安全设施严格检查验收,同时建立健全日常巡查监管机制,定期对此类场所进行检查,发现问题及时督促整改;进一步加大对未成年人保护意识的社会宣传教育工作,明确家庭、学校、社区对未成年人遭受意外伤害应承担的责任,建立一套针对未成年人免受意外伤害的保护措施和技术性防护规范。

 

责编:利玥漾

 

网站首页 新闻中心 法院概况 司法公开 诉讼服务 公示信息 法院文化 院史馆